美国超级委员会的溃败

  为削减赤字量身定制的美国国会削减赤字特别委员会(“超级委员会”)21日正式宣告未能完成历史使命。美国政界学界无不慨叹,华盛顿错失了一次使国家重归财政可持续道路的黄金机遇。美国“超级委员会”的溃败,体现的是美国与共和两党在治国经济理念上的巨大差异。

  围绕减赤方案失败,美国两党一如既往互相指责,各据其理。超级委员会联合主席、共和党众议员杰布·亨萨林22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称,党要求至少增加税收1万亿美元,并且不愿对医疗等社会福利计划进行实质改革是导致减赤谈判失败的主因。党方面则批评共和党只顾保护富人利益。美国总统奥巴马说,国会仍有太多共和党人拒绝听从华盛顿之外的理性和妥协之声,仍继续坚持不惜代价保护只占人口2%的富人利益。

  超级委员会为何注定会失败?原因在于美国两大政党之间的经济理念鸿沟。美国知名专栏作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说:“共和党和党不仅有着不同的优先政策,他们根本就生活在不同的精神和道德宇宙。”

  在党看来,增即为增,减即为减。提高税率可增加收入,在经济仍然疲弱时削减开支会减少就业。而在共和党看来,减却为增。为公司和富人(即共和党所指称的“就业创造者”)减税,到头来可以刺激经济活力,扩大税基从而增加税收,而削减政府开支才是创造就业之策。

  进一步看,两党在经济正义上的看法亦不相同。党看重社会福利,从社保到食品券,政府要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公民提供基本的安全保障。这可以溯源到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论自由的名言中的一句:即民众有不虞匮乏的自由。这种自由,是一种经济上的融洽关系,有助于从制度上限制贫富分化。而在共和党看来,福利社会本身是不道德的,不断增加的医疗开支正是未来美国债务不可承受之重。爱达荷州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里施曾对笔者说,劫富济贫本身并不能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而美国前总统里根“政府本身正是问题”的名言至今仍在共和党内有根深蒂固的影响。

  在总统大选渐近的背景下,“驴”与“象”在削减赤字这一国之大事上再度体现了党派利益超越国家利益的做法,难免令美国民众深感失望。各方都认为国会错过了改变美国财政方向和创造就业的一次大好机会。因为,按照规定,超级委员会的计划一旦形成并在该委员会内部通过,国会两院都不得对其修改,而且在参议院只需要51票的简单多数就能通过,而无需通常的60票。而在2012大选年要达成妥协的难度将比今年更大。

  超级委员会失败至少传递了三个信号,一是继今夏的提高债务上限之争后,本次减赤大战再次见证了华盛顿的瘫痪。国会与白宫的决策机制与领导力令许多美国民众质疑。二是减赤问题在上的迫切程度似乎还未达到重要而紧迫的最高级别。从标准普尔等三大评级公司表示暂时维持美国信用评级就可见市场反应之一斑。第三,两党在减赤谈判上尚有余地。由于自动削减1.2万亿美元的计划要到2013财年才会启动,之前这段时间,两党还可继续讨价还价。如奥巴马所言,国会仍有一年时间来解决这一问题。

  简而言之,解决赤字的途径无外乎从两方面着手——增收与节支。而在两党垄断话语的美国生态下,双方增加收入的思路迥异,节省开支的诚意堪疑。到头来,博弈的结果是矛盾后移,而驴与象的激战仍将不断上演。